黑河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送给老爸一张画像你要不要试试

2019/11/09 来源:黑河汽车网

导读

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,我可不是!我跟我老爹干了一生架,长期上演打架割孽,和好如初的戏码,属于见不得也离不得的类型。我爹自幼爱好文艺

送给老爸一张画像你要不要试试

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,我可不是!我跟我老爹干了一生架,长期上演打架割孽,和好如初的戏码,属于见不得也离不得的类型。

我爹自幼爱好文艺,喜欢看书,写文章,学过小提亲、二胡,当然还有绘画。现在想来,我没事喜欢写点小随笔,是继承他的。但我对乐器没有甚么天分,属于五音不全的那种。小时候被我学声乐的表姐嘲笑:唱歌是左的。

所以说,小提琴和二胡没有学会,后来想自学吉他,学了一节课就放弃了,至今只会登嗒嘀嗒这样的单音节。

但是画画坚持了下来,现在每天不画几笔总觉得睡不着,不画就亏待了这么宁静美好的一天似的。犹记得儿时,我爹为了给我打好基础,练童子功,在我小学一二年级就训练我画水墨,那时候人还没得画案高,够不着怎么办呢?我爹就喊我跪在板凳上画,不是为了罚跪,是由于站着又太高了,坐着又别扭,就只好跪着。跪不到好久腿就麻了,根本不想画,再加上外面都是同龄小孩嬉笑玩耍的诱人声音,哪里静得下心画画。

所以就东一棒子西1鎯头的学了点画鸭子、荷花、竹子什么的。反正没有认真学,不过也不后悔,如果有时光机,回到那时候,我可能还是不会认真学,一是耍心重,2是从小就看我爹画画,还有他的朋友都是画画的,在字画环境里长大反倒没有珍惜过。我相信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各自的安排,早与晚,都不是问题,问题的关键是走好你自己该走的那条路就对了。

面对耍心这么重的我,我爹很捉急,不晓得怎样才能把我改造成和他一样吃苦、勤奋又专注于字画的人。肝火1旺,两爷子就干架了。

大学时,我听同学说,她那个当校长的父亲对她简直温顺得不得了,这么大了,临睡前还要来给她盖被子,亲下她的额头,对她的要求无一不满足的时候,我像听天书一样,根本不相信。

其实很多子女跟父亲的关系都会不太理想,面对父亲的独断跋扈,蛮不讲理(实际是爱子心切,但方法不对),常常会有严重怨恨的情绪。进入恶性循环后,自然关系就不会好。

但是常常这样的原生家庭出来的孩子,长大后,却越来越像自己的父亲或母亲。

至少我就是。我现在只想专注于画画,其他事情真的不太去推敲了,也不喜欢混圈子,这一点跟我爹如出一辙。

我非常反对一个理论,就是“万事赖童年”理论,好像现在自己所遭受的一切,都来自原生家庭,是原生家庭所造成的后遗症。这个理论最滑稽之处在于,它忘记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。纪伯伦说,父母是弓,孩子是箭。父母的责任是把子女努力的发射得更远,但真正能走多远,取决于箭本身的质量、韧度和冲力,弓能起到是基础性的关键作用。现在我们长大了,成为独立而自信的人,父母也应该是独立而自信的父母。有血脉和基因的继承,但也有每一个个体的特性。

把自己的无能怪罪于父母,的确是很好的卸责理由。

小时候觉得我爹很高大,长大后,觉得他微微有些驼背,小时候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画画,讨厌画画,由于老爹总不让我出去玩,喊我画画,长大后,没有人追着骂着喊我画画了,但我离不开画画……

伟哥是一种什么药?

伟哥要服用多久才有效果

国产枸缘酸西地那非

『伟哥』可能预防DOX化疗诱发的心肌病

标签